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章 他两天没回家了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求书,找书,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,手机阅读更精彩,手机直接访问 m.bqg8.cc

    唐言蹊一笑,“陆总?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混这一行的谁不知道陆仰止?就好像学音乐的不知道贝多芬,学画画的不知道梵高一样。

    陆相思却陷入片刻沉思,而后走到她面前,道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挑了下眉梢,“噢,我不一定愿意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相思果然被她激起了脾气,可是又没办法发作,“你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言蹊脚步一错,理都没理她,径自往不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说实在话,她不讨厌这个性格别扭的小丫头,甚至经常能在她身上感觉到某种似曾相识的气场。

    可是她也时刻没有忘记,五年前那鲜血淋漓的手术台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她不想为自己的选择去怨恨任何人,但每每看到陆相思那张眉眼隐隐有了雏形的脸,她都会忍不住想——

    如果她的孩子当年活下来了,如今,大约也是这样的年纪。

    她时刻也没有忘记,陆相思是陆仰止的女儿。

    是他和庄清时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你那天潜入服务器的时候是怎么把我的代码删掉的?”陆相思追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唐言蹊没言语,就这么绕着后面两个展台又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陆相思依然紧跟不舍,目光一寸寸紧逼着她,执拗又倔强。

    “忘了。”唐言蹊被她追得烦了,只能停下脚步,无奈,“小祖宗,你爹可是一本行走的教科书,你有问题怎么不去问他?”

    一提到爸爸,陆相思的眼神又黯淡了些,“他两天没回家了,我找不到他,宋秘书说他忙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一怔,倒了嘴边的一句“他住院了”到底还是没说出口,想了想,只能含糊道:“他可能过段时间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病得有多重,连女儿都要瞒着。

    陆相思闻言没觉得有多安慰,眼神僵硬地盯着展台,也不看她,“每个人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是真的很忙。”唐言蹊道,“你再等两天吧。”

    但愿如此吧,她在心里默默回忆了一下前两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在医院……医生也没怎么多谈他的病情,她以为就是个普通的胃病,竟然闹得两天都没回家?

    心里几乎是下意识地掠过了某种想去医院一探究竟的念头,很快被她强制性地撇在脑后。

    陆相思用鞋尖划着地板,稚嫩青涩的脸蛋上刻着与年龄不符的凉薄与无所谓,“爸爸不准我学这些,他回来也不会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彻底震惊了,“他没教过你?那你是怎么学的?”

    陆相思眼珠一转,道:“这样吧,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破译我的代码的,我就告诉你我怎么学的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一眼就看穿了女孩天真烂漫的背后深藏不露的奸诈,心道真不愧是陆仰止的女儿,小小年纪就已经把交易和谈判的规则摸得这么透彻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以极为亲切和蔼的口吻反将一军道:“你不想说就算了,我也不是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陆相思被她气得眼睛都瞪圆了。这女人真是!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油盐不进的人?!

    她又一次冲到女人面前拦住她,小脸蛋上表情僵硬得要命,“好,那我先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从善如流地一拍手,“说。”

    陆相思的脸色大概只能用“忍辱负重”四个字来形容了,她咬牙道:“你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心情。”对方笑眯眯。

    “唐言蹊!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啊祖宗,这里禁止大声喧哗。”唐言蹊掏了掏耳朵,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,爹属喇叭的,女儿也成天嚷嚷,这脾气大的……

    陆相思遏止着想发飙的冲动,黑葡萄般的眸子仿佛要喷火,“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,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把它泄漏给第三个人听!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一字一字压低了声音道,“其实……我爸爸的书房里收集了很多酒神编的代码,将近整整四本书的手写草稿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酒神就是我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唐言蹊嬉笑的面色陡然凝固,眸光轻轻一震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